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城市|韩流

注册登录
丝路人文

每年六、七月间,生活在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脚下的克孜勒陶乡喀拉塔什其木干村的牧人们便会骑着马和毛驴,带上全部家当,穿越沟壑深谷,踏行古丝路的狭长牧道,追寻人畜赖以生存的“世外桃源”。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高山沟壑间却隐藏着一条条古代商旅的贸易通道,其中一条便通往喀拉塔什其木干村牧人们的“世外桃源”——地处海拔4100米的“铁日孜窝孜”夏牧场。要想到达这里,需从克孜勒陶乡进山,翻越一座海拔4000米的高山,再穿越一处峡谷。一路上巨石密布、路面湿滑,要翻山越岭、淌河过桥,实不辜负“铁日孜窝孜”在柯尔克孜语中“难觅之境”的意思。经过近10小时的艰苦跋涉,牧民们终于抵达“铁日孜窝孜”夏牧场。这里绿草正劲,花开遍野,远远望去,犹如一块毛毯挂在半山腰上,背后的慕士塔格峰云雾缭绕,几处灰白色毡房升腾起缕缕炊烟。然而,仙境一般的“铁日孜窝孜”夏牧场却像一座“孤岛”——不通路、不通电、不通网,没有手机信号,大多数孩子在乡镇和县城读书,只有在寒暑假时才回到村里。喀拉塔什其木干村的195户牧民有132户是贫困户,年收入不到2500元,是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的深山特困区域。为了让他们摆脱贫困,当地政府决定到2020年,将这里所有贫困户分批搬迁至阿克陶县县郊,为他们提供免费住所和蔬菜大棚,并通过劳务输出、就地就业等方式帮助他们增收致富。尽管舍不得深山家乡,但这个决定还是得到了村民的认同和支持。变化的是生活方式,坚守的却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我们都能生存下来,下山重新开始完全不同的生活我们也能慢慢适应。”30岁的村民买买提·霍加说。

张骞千年“凿空之旅”打通了从我国甘肃、新疆到今阿富汗、伊朗等地的陆路交通。千年之后,这条全长逾7000公里的悠悠商道早已洗尽铅华。当年驼铃复响或许不再,却留下沿线途众多的历史文物、古迹、壮丽的自然风光和多姿多彩的各民族风土人情。喀什,古称疏勒。地处欧亚大陆中部,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许多古老的民族曾在这里繁衍生息,发展了独特的经济和文化。在历史上更是横贯亚欧大陆“丝绸之路”中国南、北、中三路在西端交汇的商埠重镇,是著名的“安西四镇”之一。

1899年,洛城邙山下,勘探陇海铁路,古墓中发现三彩器物,以晦气为由毁之。1905年,修建洛阳至开封铁路,古墓中发现的三彩器物被文物贩子运至北京琉璃厂古玩市场,无人问津。20世纪20年代,在北京古玩店的角落里,国学大师王国维和罗振玉慧眼识宝,引得中外收藏者始竞相收购,自此,中国陶瓷史上的瑰宝——唐代三彩釉陶器蜚声中外,大放异彩。盛唐出华彩,因常用黄、白、绿三色为基本色,得名“唐三彩”。唐三彩主要分布在长安和洛阳两地,在长安的称西窑,在洛阳的则称东窑。因唐代盛行厚葬,达官贵族常将喜爱的‘三彩’器随葬,平民效仿,使其逐渐发展为冥器常用品,实则,早于南北朝时期,三彩陶器已经广泛应用于生活。

海洋分割了人类,使得各个文明散落在世界各地独自发展。船舶横渡海洋,自此,遥不可及变通途。广袤的蓝色海洋,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之初,就是商人、探险者的必经之路。从秦汉时期开始,南中国的海面上,满载着丝绸、瓷器、茶叶和香料的古老船队,从闽浙、岭南的诸多港口扬帆起航,在太平洋、印度洋上谱写了“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历史。“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异域。”在这条跨越遥远时空的海洋之路上,一个名叫“泉州”的港口不会被人遗忘,一个唤作“福船”的文化符号历久弥新。

“一带一路”涵盖世界三大宗教、四种文明、上百种语言,如何在不同文明、文化之间取得共识将是丝绸之路建设取得成功的基石。这就需要人们在政经视角之外,能够以文明的视角和文化的视野来看待“一带一路”,如此才能应对“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的文化挑战。文化在“一带一路”大战略的推进中发挥着支柱作用。文化的核心在于价值,人类的价值追求自然地渗透和包含在人类的一切物质和精神活动中。现代以来,历经几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人类一切活动的交往和融合更加密切和深入,文化的创造性力量进一步凸现出来。在“一带一路”大战略的框架下,文化可以发挥两大基本功能,即有用之大用和无用之大用

莫高窟里现存最早的三个洞窟之一,开凿于公元430至439年间,即北凉时期。洞窟内交脚坐式的菩萨像显示出的各种特征表明,它源自西域犍陀罗艺术。广义的犍陀罗,包括西北印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在内的广袤地区。”佛教初期,并没有佛陀的形象,一方面是因为佛陀本人反对偶像崇拜,另一方面,当时的人们认为,非凡的佛陀不能以具体的人像来表现,所以,信徒们用菩提树、宝座、法轮塔、舍利和佛足印来象征佛的存在。

公元前138年,张骞奉命出使西域,几经险阻终于率领驼队跨过戈壁,踏出一条横贯中西的丝绸之路,架起了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桥梁,从此推动东西方政治、经济、文化的对话与交融。2000年前圣人孟子的哲思,在今天依然闪耀着光芒。仅从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贯通不同文明算起,中国与世界的对话已经持续了数千年。历史上,那些一望无际的驼队与航船,向远方送去精美的丝绸、瓷器与茶叶,更送去魅力非凡的中华文化与中华精神。就在这宏伟壮阔的历史来往中,世界文明加速了演进的历程,中华文明也变得丰富多彩、生机勃勃。

“天一信局”总局旧址位于福建省漳州台商投资区角美镇流传村。据记载,清末时期,旅菲闽籍华侨郭有品从“水客”做起,帮当地华侨送侨批回闽南。后来,郭有品渐渐因诚信受到更多华侨、侨眷的信任,于1880年在家乡流传村创办“天一批郊”,两年后改称为“天一信局”,成为中国第一家专营东南亚信汇、票汇、电汇的民间银信局。到1921年,“天一信局”发展势头强劲,已经设国内分局九家,国外分局24家,覆盖除老挝以外的其他东南亚国家,它的发展见证了近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对外交往。目前,“天一信局”总局旧址内仍居住有四户郭家后裔。这座历经沧桑又带有西洋气息的老建筑,在岁月的磨砺中,守护着郭家后人,还有一个个漂洋过海闯荡南洋的动人故事。

12下页尾页 2

新闻排行